选理理财网

栏目类型

薅羊毛 薅羊毛 创业 网赚 骗局
赚钱 > 薅羊毛 > 正文

信用卡薅羊毛月入2万 一个靠“薅羊毛”月入三万的人说……

时间:2018-01-17 来源:薅羊毛 点击:


2015年8月29日,魏祥便习惯性地扫了一眼名为“天下一家”的群,这是他每天早上必须要做的几件事之一。


“天下一家”是他在一年前建立的旨在分享各处互联网金融平台优惠奖励政策的QQ群,现在群人数已经接近400人。这时,群里一位叫小西的群友分享了一条注册链接,下面还跟了一段话,“大家帮忙注册新平台,得到奖励分你一半。”按照规则,如果魏祥通过小西的推荐链接注册平台并投资1万元,一个月之后小西和他每人都可以得到200元的新人奖,并根据小西刚才的承诺,他还将多分得100元。“1万元投资一个月,除了平台标准的14%年化利息之外还额外获得300元奖励,综合年化收益50%”,这些想法在魏祥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随后他便立即轻车熟路地注册了平台并充值投资了1万元,没有担忧,也没有喜悦。这样的事情在这个群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而以群主魏祥为代表的这类专注于以各种方式获得平台推广奖励的群体,人称“羊毛党”


“这个称谓带有歧视性”,一提到这件事魏祥总是忿忿不平,“‘薅羊毛’这种说法有种占小便宜的感觉,我们干的是技术活,是在用智慧和灵感获取合理合法的收益。


让魏祥能够理直气壮说这番话的原因,不单单来源于几百名群友的维护,在前段时间“羊毛党”大战积木盒子事件中,“羊毛党”获得了几乎压倒性的舆论支持,而发出那些反对的声音的,在魏祥看来多是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


另一个让他不能接受这个称谓的原因是,至少在他的圈子里,大家获得的早已不是“羊毛”,大多都达到了“羊腿”、甚至“烤全羊”水平。据魏祥统计,从2013年开始,他通过各种方式获得的奖励收入平均算下来能够达到每月2万元至3万元,超过他基本工资的3倍,超过她女友工资的4倍,俨然成为了他的主要收入来源。


虽然认为“羊毛党”的定义不够准确,但魏祥并不排斥别人继续这么叫他,“‘羊毛党’们缺乏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感,我强调我们不在‘薅羊毛’是为了帮助我的群友摆脱这种不认同感,至于别人怎么理解我们并不在意,毕竟我们赚的钱一分也没有塞进别人的口袋里。”


客观事实是,据魏祥介绍,他群里的“羊毛党”们的现实工作大多都比较清闲,他们中有基层公务员、个体经营者、全职家庭主妇、甚至专职网贷投资人,而“薅羊毛”的收入超过日常工作收入的现象在这个群体里十分普遍。在定期组织的群友聚会上,大家似乎都达成了某种默契——从不问互相的职业背景。


如果你有更好的选择,你自然会对现状失去耐心。虽然对魏祥的整体收入没有太大影响,但他快两年没有再拿过部门先进奖了,去年的年终奖也比往年缩水了一半。“有时我在想,没日没夜加班得到了的那点儿补贴,还不如我随便投两个平台获得的新人奖多呢,我干嘛那么拼命呢?”然而现实的工作并非对魏祥完全没有帮助,他现在利用多终端注册获得平台高额推荐奖励的工具就是他自己改良的可以用于短信群收发的GSMMODEN池加自动化信息管理软件。


与群里大多数群友一样,魏祥曾经也考虑过辞职成为职业“羊毛党”。在他看来,他现在的工作——软件测试工程师,并没有上升空间,且占用了他过多的时间和精力,这与这份工作提供给他的收入回报不成比例——当然,这是他开始“薅羊毛”之后才得出的结论。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下辞职的决心。他感叹到,“做‘羊毛党’越久,就越知道这里面蕴含的风险所在,这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行当,规则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羊毛党’和网贷平台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根本利益上的矛盾。羊毛出在羊身上,因为‘羊毛党’对平台来说毫无忠诚度可言,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平台所花费的,是完全起不到任何转化率的推广费用,因此对平台来说是无益的,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对平台的长期投资人也是不公平的。现在越来越多的平台认识到了这一点,也越来越细化他们的奖励规则,我们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狭窄了。”让魏祥耿耿于怀的还不止于此,就在前不久他投资的一家深圳平台刚上线一周便宣布限制提现,平台几百万元待收款里套住的基本都是他这样的“羊毛党”。

羊毛党能够从现阶段的低投入高回报中获得满足感,但是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充满了恐惧感


“羊毛党都是活在当下的人。因为不知道未来怎样,所以我只想现在赚的更多。”魏祥如是说。


来源 | 中国证券报

声明 | 登载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

推荐访问:信用卡薅羊毛月入2万

上一篇:一淘薅羊毛 薅羊毛,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下一篇:网贷薅羊毛论坛 最全最新薅羊毛攻略:掌握这些技巧,网贷收益翻倍!
快乐飞艇哪个网站赔率高 快乐飞艇能玩吗 快乐飞艇6码计划算法 北京快乐赛车 快乐飞艇彩票玩法 青海快3 快乐飞艇是什么 快乐赛车计划网页版 广西快3 快乐飞艇怎么买